[散文]柳树礼赞--闫铁夫

柳树礼赞●闫铁夫从古至今赞美柳树的诗文不计其数,颂扬岁寒三友松竹梅的就更屡见不鲜了。松,挺拔伟岸、四季常青、象征着天地间浩然正气,在成都杜甫草堂里,曾有陈毅元帅写的“青松恨不高千尺……”之句联,足以......

分享到:
发布时间 : 2008-10-27

柳树礼赞
●闫铁夫
从古至今赞美柳树的诗文不计其数,颂扬岁寒三友松竹梅的就更屡见不鲜了。松,挺拔伟岸、四季常青、象征着天地间浩然正气,在成都杜甫草堂里,曾有陈毅元帅写的“青松恨不高千尺……”之句联,足以看出他酷爱松树品格。竹,虽不如松那样高耸苍劲,却青翠欲滴,顶风迎雨,潇潇洒洒,展现了市井百姓的风貌。郑板桥道人曾创作一幅诗配画,几株修竹,轻风摇曳,题诗为:“衙斋卧听萧萧竹,疑是民间疾苦声,些小吾曹州县吏,一枝一叶总关情”,确实道出了人民群众之呼声。梅,孤芳自赏,凌风傲雪,到了“零落成泥碾作尘”时,它还“香如故”呢!难怪有林逋老夫子吟他的“疏影横斜水清浅,暗香浮动月黄昏”,钟情可见,终生与梅妻鹤子白头偕老。
然而,我所酷爱与崇尚的是柳树。它虽不如松树那般挺拔伟岸、常青常绿,也没有竹子那样潇潇洒洒、青翠欲滴,更无梅那种疏影横斜、暗香浮动。恰恰相反,柳树长得往往干弯枝曲、老皮斑驳,一遭风雨落叶满地,全无松竹梅那么神气自如,可谓大地上最不起眼的树木。但说实在的,我却十分喜爱它,这是因为它确有许多值得珍爱的品格和特色。先说它的适应性强,生命力旺盛。人们不是常说“人民的干部一块砖,哪里需要哪里搬”吗?它便是插到哪里哪里长,随遇而安,对土地环境优劣从不挑肥拣瘦;任你走遍祖国各地、大江南北,无论是村边沃土还是穷乡僻壤,也不管是大街小巷还是渺无人烟的地方,它无所不在,什么深挖施肥、剪枝修干、培植养护全不计较,只要一插下去,很快就会生根发芽、枝繁叶茂了。记得我当教师时带领同学们在路旁植树造林,随意插了一些柳枝芽,没有多久,就全都成活,再过几年后,便摇曳婆娑、绿树成荫了,真所谓:“无心插柳柳成荫”。再说柳树与人民大众千丝万缕的深情厚意。如今,我们不是处处都在强调“群众观点”吗?柳树是最贴近老百姓的,只要你走到乡间田野、街巷路旁、屋前房后、塘边池畔、桥头渡口……都会见到柳树身影,它经年累月,默默无语地伴随着耕农、牧童、渔夫、商旅、游客、行人……尤其是在骄阳似火的炎夏,它用自己柔弱的枝条和纤细的绿叶,遮护着青年伴侣、老翁妇孺,让他们尽享庇荫之感,就连那牧马、耕牛、鸡鸭、小鸟、宠犬之类的动物们,也无不喜爱与之友好相处,和谐为邻。尽管如此,但它总是沉默从容、无声无息,绝不呼喊“造福人民”、“贴近百姓”之类的口号。还有,柳树总是竭尽全力地为人们排忧解难,甘于奉献。众所周知,洪水肆虐,确是大江南北老百姓的心腹之患。防洪抗灾,柳树也是出了一把力的。君不见长江黄河两岸堤外那一片片的柳树群吗,那便是防浪林,它们顽强地生长着、守护着,抵御洪水对江堤的冲刷,当洪水袭求时,它们众志成城,心连心、手拉手,同奔腾咆哮的汹涌洪峰相抗争。伟人毛泽东同志曾有诗曰:春风杨柳万千条,六亿神州尽舜尧。在我们塞北关东,就顽强地生长着一种名为红柳的树木,它们顶着狂风,英勇地担当起防风护沙的光荣使命。
柳树,不仅以它纯朴敦厚、勤劳务实的品格贴近百姓,服务人民,更以其青丝秀发、碧柔细腰,展示着千种风情、万般媚态,招引了多少古今文人雅士为之倾倒折腰!更受到广大群众的深情厚爱!值得一提的是,柳永《雨霖铃》中“今宵酒醒何处,杨柳岸晓风残月”诗句里,勾画出半弯残月,几株弱柳,一叶扁舟,两双泪眼,默默委婉地倾述了千种离悉、万般恨别之情肠,这首绝唱陶醉了多少墨客骚人、哀男怨女呢?!真乃是,有柳之处,就有几分风情,自不必说那杭州西湖的“柳浪闻莺”、泉城济南的“四面荷花三面柳”之胜景矣,更何况文人游客们还留下多少风流诗章佳句啊!
罢了,倘若在众所皆知的“文革”动乱年月,此文是难逃“大批判”之灾的。好在过去中学语文课本里有过陶铸的《松树风格》、茅盾的《白杨礼赞》等脍炙人口之佳作感染着我、启迪着我,加之如今适逢新时代的和谐盛世,我情不自禁地把个人的点滴感悟写成拙文,并请读者在“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”时,不妨到有柳树的地方瞧瞧吧!

分享到:

网站制作:敦化新闻网     网站制作联系电话:15204335888
地    址:敦化市广播电影电视管理局新闻网     吉ICP备09004362号

[网站管理]

电脑访问:好看电影网-888电影 PC端 | 手机访问:好看电影网-888电影 手机端
友情链接: